《信仰》主人公:陈时统_代写回忆录_代写传记_制作画册_代写自传|经典案例_传承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专业代写个人回忆录_企业传记_纪念画册|北京清墨九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信仰》主人公:陈时统

--《摘选》--


父亲的童年是在包岙村度过的。包岙村隶属浙江省永嘉县枫林镇,这里风光秀丽,景色怡人。永嘉的寓意是“水长而美丽”。永嘉的“水长和美丽”是因其境内的楠溪江和两岸的奇石秀峰而得名。楠溪江像一条绵长润白的丝绸自永嘉发源一路向南,最终流入瓯江。楠溪江以水秀、岩奇、瀑多、古村、滩林美而闻名,且拥有“天下第一江”的美称。而这美丽的楠溪江就在我的家乡包岙村村前缓缓流过,给小山村平添了几分灵秀。

风光如画的包岙,在解放前可不是这样子的。我小时候,常常听父亲讲他小时候的故事和他参军后在战场上打仗的故事。父亲说他小时候的包岙村可不像现在这么美丽富饶,那时候的包岙村地少人多,土地被几户大地主把持着,地主拥有土地,自己不种地,而是把地租出去,雇佣村里的一些生活赤贫户来种地。赤贫户是那种上无片瓦,下无立脚之地的人们,他们一年四季只能靠给地主打长工过活。长工们一年到头辛勤地为地主种地,种出来的粮食全部归地主所有,到头来,只能落得两手空空,得到的只是每日地主为他们提供的那三餐。虽然叫三餐,其实也是一半菜一半粮,能吃个半饱,只要饿不死就继续给地主种地。长工是农村里生活最悲惨的人,他们常年给地主出卖劳力,自己什么也得不到,生老病死一切听天由命。

我们陈氏家族不知从什么时代就居住在包岙村了。包岙村的村民几乎都姓陈,我听说村里以前有些外姓人搬来居住,都被族人赶到外村去了。我的看法是, 其实姓什么并非重要,而是你在社会上处于什么地位。我们虽然姓陈,但又有什么用呢?在旧中国,没有土地的爷爷照样不是贫穷得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一直靠租种地主的地勉强维持生活。

我的爷爷家是佃户,每年种出来的粮食大部分都要作为地租交给地主。交租时,爷爷还要将粮食亲自送到地主指定的库房存放,由地主派人验收,粮食合格后才能过称入库。所以爷爷那时候要想让一家人活命,也要把交完租子后仅剩的那点粮食里掺上些野菜来糊口度日。

爷爷一家住在一个二层楼的木屋里。这二层木楼,是爷爷祖上留给后人的唯一财产。木楼里住的都是陈氏后人,和爷爷是亲戚关系。属于我爷爷一家的屋子只有两间,大概有四十几平方米。

爷爷共有六个孩子,三个儿子、三个女儿。我父亲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妺妺一个弟弟,父亲在兄妺中排行老三。作为佃户的爷爷要想养活这么一大家子,那种艰难可想而知。我奶奶是小脚,就是人们常说的“三寸金莲”,连走路都走不稳当,就别说帮着爷爷下地干活了。奶奶只能摸索着做一些家务事,所以地里的活儿全靠爷爷一人打理。

父亲小时候常常挨饿。那种吃不饱饭的日子特别难熬,总觉得一天天过得很慢,肚子每天都是饿的,有时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跑到山上找一些野果来充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父亲在六七岁时就很懂事,知道帮助爷爷下地干活,砍柴、喂猪什么都干。大伯比父亲大6岁,和爷爷下地种庄稼,一家人的生活要靠早出晚归辛勤劳作才能勉强维持。

父亲小时候很聪明,特别想上学。有钱人家的孩子到了年龄就能上学,可是父亲家里非常穷,到了上学年龄,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供得起他上学呢?为此,爷爷常常唉声叹气的!爷爷在教育上并不糊涂,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孩子们如果得不到良好的教育,以后就不能摆脱贫穷,也会像自己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一辈子穷日子,爷爷何尝不想让父亲学文化呢!只是穷得实在供不起父亲上学。另外,爷爷知道村里的大户人家都是非常重视下一代教育的。爷爷知道,江南永嘉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历史上永嘉出了许多名载千古的大才子。

在江南只要稍微富裕些的人家都会送孩子们读书的,可是爷爷实在是无能为力。在我们家乡一直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就是大才子谢灵运曾到过永嘉的枫林,对永嘉的的自然风光和灵运之气感悟很深,继而创作了留名千古的《游名山志》,这在永嘉一直传为佳话。

永嘉这么有灵气的地方,爷爷何尝不想让儿子们读书呢?可是实在没钱供孩子们读书,最后父亲读书的事也就放弃了。

穷日子一晃到了1937年,日本人进行了全面侵华战争,日本侵略者打过江南后不久就打到了永嘉,这让爷爷一家困苦的生活就更艰难了。

日本为什么这么快就占领了永嘉。我父亲说:“枫林镇是一个山水环绕,地势险要的地方,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在近代史上是浙南军政重镇。”枫林镇在日本侵华期间曾二度沦陷,日寇在枫林镇实行的是“烧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他们杀人放火,强奸妇女,无恶不作,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日本侵略枫林镇的那一年,父亲只有16岁,正在家里务农。

那是1942年的冬天,爷爷和父亲正在地里干活。一天,突然听说日本人已经打到永嘉来了,村里乡亲们听说日本人马上要打到枫林来,立即就炸开了锅。全村人都争先恐后跑进了山里以躲避日本人的烧杀,爷爷奶奶也带着全家跑进了大山。

第二天,爷爷听说日本人走了,才敢带全家人回家。村民们也都陆续回到了村里,爷爷一家在回家的路上听到了最为悲惨的消息。听说村里有两位没有来得逃走的年长妇女,被日寇轮奸后用刺刀刺死在床上。在回家的路上,我父亲看到有些人家的院子里有一些死猪和被刀剁下来的鸡头、鸡爪。很多人家家养的牲畜都遭此恶运。当时村里有老人仔细察看死猪后发现,死猪的前肋处有明显的刀疤,因此推断,这些死去的猪很有可能是被日本人用刺刀刺死的。日本人由于找不到挑夫带不走而随地乱扔。村里许多人家的鸡都被日本人抓走了,地上留下被砍掉的鸡头、鸡爪等。爷爷家里的鸡也被日本人抓走了。

据父亲后来回忆说,枫林有多位妇女被奸杀。那时村里的人们,个个人心惶惶,都忙着备干粮、衣服随时准备逃进山里。当时我爷爷也准备好了干粮,一听说日本人要来,就马上带着全家人逃到山里躲进山洞里。后来父亲听村里大人们说,枫林的国民党自卫队与日寇打了起来,但没打多久,看到日寇人多枪厉害,自卫队的人放了几枪赶快逃之夭夭了。

再以后,日本鬼子又不停地一次次到村里扫荡。到了12月份的时候,不断有日本人杀害枫林百姓的消息传来,使父亲心里每天都笼罩着恐怖的战争阴影。

父亲几乎每天听到的都是日本烧杀抢掠的坏消息,什么枫林附近几个村有多位妇女被奸杀啦;多少人家的粮食被抢走了,等等,总之都是坏消息。那段时间,只要人们谈起日本鬼子,父亲都是咬牙切齿的,心里特别痛恨日本人。父亲是个手无寸铁的孩子,只能在心里诅咒。再后来的日子就是不断随着爷爷奶奶到处逃东躲西藏的,只为保全性命。在那种战争的环境下,父亲一家人能侥幸活下来算是一种幸福了。

父亲说,日本人在中国干的坏事就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那些恐惧血腥的场面造成父亲在许多年后都不愿意过多回忆那些血淋淋的往事。

父亲特别憎恨国民党,只要一提起国民党来,父亲脸上就会有厌恶的情绪,这大概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带给父亲的饥饿和抓壮丁有关吧!

我父亲总是说国民党是世界上最无能的军队,可是欺负起百姓来,那手段可多着呢!我相信父亲的说法,不仅缘于书上所说国民党对日本侵略者的不抵抗政策,而更多的是国民党对中国百姓的压榨带给父亲的悲惨命运,我相信这也是当时中国所有百姓的命运。

父亲对国民党军队的态度是蔑视的,这缘于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父亲说,“日本打进来枫林镇时,国民党军队很无能。当时国民党军队驻扎在枫林大概有数千人,一次听说日本鬼子来了,吓得一枪没放就跑了。事后听说只有区区上百人的日军,就把国民党军队吓得到处逃窜。”我相信这消息当时对枫林人来说是不幸的,对整个中国来说也是不幸的。我后来也在有关文献上看到的纪实是:在日本鬼子一次次扫荡中,枫林镇的大批古老建设被烧毁了。鬼子把枫林的廿四坪、老四宅等祠堂烧了个精光,包括现在的文化礼堂原建筑也被放火烧过,这些都是有名的历史古迹,可惜,我们现在都看不到了。

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八年,父亲一家受尽了磨难。他们不但要饱受日本侵华战争之苦,还要尝尽国民党抓壮丁给父亲带来的骨肉分离之苦。

从1937年到1943年,日本侵入中国已长达六年了,中国的百姓不仅要忍受日本人的蹂躏,还要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害,受到地主的欺凌,百姓只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谁能拯救中国百姓跳出苦海呢?百姓们是迷茫的,只是盼望着能早日把日本人赶出中国,也许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父亲那时不懂得什么叫剥削压迫,不懂得自己为什么挨饿受穷,只知道自己命不好,生在穷苦人家忍饥挨饿是命,穷命是与生俱来的。父亲从小性格很温顺听话,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的贫苦。在家里,爷爷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和奶奶的感情很好,父亲的听话,让奶奶对他更是特别疼爱。

父亲小时候,家里的日子经常揭不开锅,很少有吃饱饭的时候,就是这样贫困的生活,国民党也不能叫百姓安生地过下去。自从日本打进中国后,国民党的军队就开始到处抓壮丁,也不知道国民党从中国抓了多少壮丁去充军,父亲只记得1943年以后,抓壮丁这种灾难很快就降落到自己的家里了。



   声明:如有版权、个人隐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为您处理解决。部分作品可能涉及到版权、作品内容和个人隐私等内容,无法展示,如您想咨询更多问题或作品,欢迎您来我们公司参观咨询!






京ICP备10206082号 京ICP证110124 京公安网备1101010200547号
©北京清墨九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400-668-3412 15110027793 010-57221796
Copyright © 清墨九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官方微信
北京清墨九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
代写回忆录在线客服